yuquanchen.com

YuquanChen.com

诗歌:那年你十八岁

October 27, 2014 EST | Love Poems (爱情诗歌) , Treasured Memories

By Ken, a USTC Alumnus 1. 记得你那双 好像把灵魂丢在天上的 孩子般的眼睛 那年你十八岁 记得你那张 好像略带点婴儿肥的 白皙洁净的脸庞 那年你十八岁...

第一次杀鸡

October 04, 2013 EST | My Writing (我的文章) , Treasured Memories

小时候我很有男孩子的性格,一向以天不怕地不怕勇敢为骄傲,对女孩子那些娇滴滴的做法,还有玩儿的一些玩具一概不感兴趣。即使有些事情我本来不太敢做,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勇敢,也要装出毫不害怕的样子给大家看。高中选择学习跳伞,还有初中去学习发报这样的决定,都多少受了内心这种表现勇敢的欲望的影响,因为觉得跳伞和发报通常都是男孩子喜欢的,我就得在这些方面超越普通女孩子才行。 不过虽说如此,虽说我天生就不害怕老鼠,但轮到杀鸡宰鸭的,我却从未想过。直到有一天。...

高中学跳伞

February 07, 2013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高中的时候,我转学去了兰州一中,目的是上重点中学好考个好大学,所以那里的学习气氛很浓。也就是在那里开始,我放弃了对枪的热衷,一心扑到学习上。平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活动,就是课间休息的时候玩玩儿单双杠,学学武术什么的。还别说,这些我都玩儿得很好的,能在单杠上翻很多圈儿,武术打得也很是一回事呢。反正比较男孩子的那些东西,我都玩儿得比很多同学好。 单调的学生生活中,有一次突然就有一个学习跳伞的机会。不是学校组织的,是校外的什么团体取不同的中学招收学员。我根本想都不想就报名了。那个年代学这些东西都是免费的,那更要去了。开始后每天下午放学我就直接去跳伞的地方。那个地方离我们学校很近,走路几分钟就到了,很方便的。见到别人从跳伞塔跳下来,我好兴奋哦。那个伞比我想象得大多了。那些个教练全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多数是女孩子,就是那种有些假小子劲头的女孩子。...

初中学发报

January 24, 2013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生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视,玩具很少,更没有什么internet和普天下的人交流。可能正因如此,任何有意思的事一旦放在我面前,我都毫不犹豫地要去学,绝对不会放过。 我的初中是在兰州东郊学校上的(我是小学五年级转到那个学校的)。好像是在初二的时候,学校给学生机会学发报,任何有兴趣的同学都可以参加。当然,最后肯定还是一些自认为学习好,比较聪明的学生报名了,我也参加了。那时候正值冬假,也只有放假的时候,学习这些课堂以外的东西才成为可能。 记得大约有20几个学生一起学,每天都去,大概只有上午。是一个戴眼镜的比较瘦的男老师教我们(姓什么忘记了)。学校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一台发报机,不然没法学。拿了这台发报机后,我异常兴奋,赶紧让母亲带着我去照相管里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拍的时候还没学呢,所以握着发报机的手都不是很对。幸亏当时决定拍了这张照片,不然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来,那可就太遗憾了。...

骑猪和杀猪的故事

January 12, 2013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我小的时候胆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喜欢逞能,总爱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最近回忆起许多童年往事,想要细水长流地记录下来。这些天想到了不少,今天总算能静下心来记录一段我和猪的趣事。 大约在我4岁左右不到5岁那个年头,正逢全中国都在搞防空演习,然后就是疏散。我们被安排到甘肃靖远的一个住处。那时候因为年纪小,不知道为什么要疏散,反正跟着大人,什么都觉得好玩儿,所以疏散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要疏散,记得好像家里养的鸡,除了一个“帽帽鸡”(一种头上有有一小撮蓬松羽毛的母鸡),其它的都被迫杀掉了。...

5岁吃巧克力,怀疑是毒药

December 25, 2012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说到小时候过春节,又赶上圣诞和新年,就不由得要回忆一下往事。那时候过春节多开心啊!只有春节的时候,才能穿新衣,吃到平时吃不到的东西;还能亲自放鞭炮,放烟花,好像每每过一年,就是为了春节。那种无边的快乐如今再也不可能感受到了。 可就算是春节到了,也不外乎都是每年必备的葵花籽,酱油瓜子,各色糖果,炒大豆(蚕豆),通常还会有柿饼,核桃,有时候有炒黄豆。备的盘子越多,花样越多,心里越满足。巧克力这个名字,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

一口气捏死人家五只小鸡

October 22, 2012 EST | My Writing (我的文章) , Treasured Memories

小的时候,我是一个给人印象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除了身上爪爪很多的虫子类,似乎没什么我怕的。我很调皮,爱欺负小动物。 “序曲” 小的时候,我是一个给人印象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除了身上爪爪很多的虫子类,似乎没什么我怕的。院子里住单家的邻居每年都种向日葵,春天的时候会有好多蜜蜂飞来。那时候特别爱抓一种如今再也没有见过的蜂。当时我们管那个叫蜜蜂,不蜇人的。来到美国后才特别有机会留意到,那种蜂和这里说的蜜蜂不是回事,而我们那时候叫做“叮子”的蜂(自然是蜇人的那种了),才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蜜蜂。抓“蜜蜂”在那个时候是很甜蜜的一件事。我们把缝衣服的线绑在蜂的大腿上,然后好像放风筝一样放飞,飞累了,就让蜂落在自己身上。有一天怎么都看不到我要的蜜蜂,却见到一种翅膀比较短的(其实就是真正的蜜蜂)。我可不知道害怕的,抓蜂心切,没有蜜蜂玩儿,那这一天可太没意思了。所以不顾一切地就抓了。等我抓腿的时候,我就嚎啕大哭起来。不用说,我被叮得很痛哦。 那时候别人都怕狗(因为那个年代的狗都很凶的),我不怕。或者说,就是因为大家都怕狗,所以我“故意”要显示给别人我不怕(哎,我就是这么个倔强的性格)。大街上见到狗,大家都惊慌失措,我呢,一定是趁机故意靠近狗,而且不动声色,绝对不跑。可是有一次,竟然有一条狗不顾我的“沉着冷静”,愣是跑上来咬我,结果把我的裤子扯破了。那一次以后,我对狗就心有余悸了。有一天我在邻居家门前玩儿,用一个很矮的小板凳,跳上跳下的。突然有一条狗跑来,当时我站在凳子上,一下子就吓懵了,想跑,可是竟然不知道怎么跳下来,好像我的脚跟凳子粘在了一起。于是乎我就“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手足无措当中,连人带凳子一起来了一个狗啃地。。。 捏死小鸡 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本来父母没有打算再要孩子,但却怀上了第四个。母亲当时很坚定地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之后心中一直被愧疚所缠绕,于是决定有意识再要一个以作补偿。于是才有了我。作为家中的老幺,大家对我自然凡事都让着点,尤其是母亲,这样的情况下得来的孩子,哪里舍得管。也许因为这样,我从小就很任性。不管去谁家串门儿,我一定都会在人家的桌子上爬上爬下。有时候人家很生气,又不好直接说,就暗示母亲,可是母亲太疼我了,总是装傻放任我。...

又见玉泉 (Meeting Yuquan Again)

April 03, 2012 EST | Sparks of Soul (心路历程) , Treasured Memories

My greatest appreciation goes to one of my schoolmates (a senior alumni) 华山 who has spent quite some time and effort just to make a tribute video for me. I feel deeply flattered by his kindness and caring, and truly...

大学情诗: 女儿的海 (Poem: Sea of Daughter's)

March 20, 2012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This poem was written for me by 简宁, a best friend and senior alumni. It was first published in "Flying" (飞天) magazine by Lanzhou, Gansu. He was awarded the National College Students' Creative Award in 1984. It belongs to his...

诗歌 (Poem): 在湖岸 (At Lake)

March 05, 2012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This poem was written for me in September 1984 by a schoolmate at USTC (中国科技大学), to thank me for singing "Yesterday Once More" in celebration of his 21st birthday at a picnic party. 一首诗,一首歌 记载的是青春的岁月,是朦胧的爱情,是对未来的美好愿望? 当我为他的生日演唱那首“yesterday once more", 我有否要他记住那一刻间彼此心中的感受? 当他即兴为我写下这首”在湖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