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uanchen.com

YuquanChen.com

« 诗歌:那年你十八岁 | Treasured Memories

是谁开枪打的我

July 27, 2017 12:32:23 PM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 Email to Friend(发邮件给朋友)

注:这篇文章是我2012年写的,发在文学城。现在把它搬到这里。

光阴荏苒,年龄已经不是一年一年过去,而是好像几年一次地飞过。在不知不觉中,发现其实再这样下去,离老年也不太远了。以前听人说,人老了会很怀念过去,老年人就爱跟年轻辈的唠叨他们过去的事。虽然现在自己还没有开始跟孩子唠叨过去,但却开始后悔为什么年轻的时候没有坚持写日记,没有把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记录下来,为什么把那些从高中到大学的情书情诗一封都没有保留下来,为什么竟然不曾在风华正茂的时期仔细端详过自己的容貌,记住那一个个姣好的瞬间。。。如今,伤感,悲哀,凄凉的感觉,总是不知道何时何地就会在心中袭来。

很想回忆起很多往事,无论是快乐的还是伤心的,有意义的还是一个小小的平凡的故事。开始想到了几个,决定从现在开始,一个一个,慢慢地记录下来,希望今后黄昏的日子里,能很方便地顺手就能拾起某一个回忆,希望这些美好的记忆会是将来微笑的源泉。

不好意思,读到这里,我的“悲观”态度一定吓到大家了吧?没事的,其实就是借此机会小小表示一下对时光匆匆的不满罢了。今天想写的是一件发生在大学时候,当时感觉伤心的故事。

好像是入学第三第四年的时候,才敢穿超短裙,但那也是少数女孩子带头的

College years

记得是在大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那个时候正是开放改革的热潮时期,女孩子们既有了一点时尚的概念,有了想要赶时髦的欲望,但同时又并不了解时尚,不清楚究竟什么服饰打扮最合体。我本是一个害羞的女孩,一般的事情肯定都不会打头阵的。只是轮到打扮穿衣,却总希望能引人注目。合肥天很热,短裙当时还不敢穿,那么热,短裤可以考虑吧?于是有一次我跟二班的石Xiaohong商量了一下,决定两个人做伴儿同时穿牛仔短裤。这个决定还是很重大的,穿出去那一天心里不停地打鼓点儿,多少有些担心害怕。但最终因为太高的温度和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们(她胆子比我大些)鼓足了勇气,中午吃饭后要去打水的时候,说穿就穿,然后一同出去了。

带着紧张的心情,走在两边都是男生的男生楼,路上佯装无所谓地跟石Xiaohong欢笑着聊天,以此来舒缓内心的紧张。越紧张就越出问题。在左手那边的六系男生楼的哄闹中,我预感到了什么不妙。正有些担心,却又没有时间思考的当口,就听见一声枪响,我的左腿膝盖靠上的外侧,就被什么打中了。略微转头很快看了一眼,看到皮肉伤的大小形状,就知道是被气枪打中的。当时有很多六系(后来知道也有不少11系)的男生跟着瞎起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还勇敢地抬头用愤愤的眼睛很快扫了那些人一眼。当时那个瞬间,既感到委屈难过,又觉得有些尴尬。那次还穿了长丝袜(后来知道,从时尚角度看实际上没必要穿),所以袜子也破了。因为害羞的性格,没好意思让旁边的同伴知道,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低着头快步走了。

写上面这些的时候,我还察看了一下被打的部位,还能清晰地记得确切的位置,没有留下伤疤,只是划在心里的痕迹很深。

我一直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男生开的枪,非常想跟他见一面认识一下。时过多年,如今这位男生应该也已身为人父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曾经“心狠手辣”地打过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呢?不知道他今天对这件事作何感想?

如果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是那位打枪的男生,希望私下联系我。我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心肠狠软的,就是希望有机会也打你一枪哦。嘿嘿,开个玩笑。不管怎样,很想认识你。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

Email to a Friend (发邮件给朋友)

Email this entry to (email这篇文章给):


Your email address( 你的邮件地址):


Message (optional) [内容(可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