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uanchen.com

YuquanChen.com

« 女人,男人(1) | Sparks of Soul (心路历程) | 短篇小说:伤痛(2):无情的邮件 »

短篇小说:伤痛(1):绝情的电话

November 4, 2013 11:06:46 AM EST | My Writing (我的文章) , Sparks of Soul (心路历程) | Email to Friend(发邮件给朋友)

序言: 女友和其她女人们的倾诉,让自己有机会了解到很多感情方面的事。诸多女人们不幸的感情经历,散落了自己一身的脆弱,就有了要借着这些女人们的故事,尝试着写一篇小说的欲望。长这么大,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和小说会有什么干系,也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但此时我的手,还是放到了键盘。。。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只是巧合。这是一部根据不同女人的爱情故事提炼而成的心情散文小说。主要人物权且用他和她替代。题材的选择和写作手法,直接关乎着几个因素,包括希望看到他人的微笑。因为题材的关系,感觉需要用很多细节来填充。

“以后再也不要打电话给我,也再不要写email,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他在电话上如是说。

因他的电话带来的瞬间的喜悦即刻被悲哀和震惊取代。那是某一天的早上。她觉得他一定是整个周末反复权衡之后做出的决定。她让他等一下,借此机会来努力平息自己不可遏制的慌乱。

都不知道到底怎么走的,她飘飘忽忽地到了楼下,极力控制自己后,用最平静的语调让他接着说。于是,他强调了自己的决定,说这个决定其实已经想了很久,说。。。

她已经听不清他后来还说了些什么,那个时候,她的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这两天我费心写了一封email还没发出去。“她下意识地对他说了这件事。

”那就不必发了。”他无动于衷。

“这封信你还真得看看。”她不甘心自己用了好多心血写给他的话就这样被他无情地蒸发掉。

“那就发吧,看不看在我自己。”他毫不在意淡淡地说

那一刻,她真正彻底地受了伤,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伤和痛,好像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流出了血。她好想身边马上就有一块大大的创可贴,能够把自己整个包起来,然后蜷缩着静静地躺在某一个角落,逃离这个世界大哭一场,直到把自己身体里的水全部哭干。

可是,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除了拿着电话或说或挂,什么也不可能发生。至少有一点她还清楚,那就是,这一次放下电话后,他们就是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永远互不相干了。她也明白,无法面对,也得面对;不能接受,也必须接受。

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她会一路爱他爱得唇边有血,眼中有泪,为他倾尽所有把心和盘端出,而他,却连一件能让她触摸得到而借以寄托的信物都从未给过她。他难得会想到给她什么安慰,更不要说特意宠她了,尽管他曾说过“如果我们能走到一起,我会很宠你的”。那是一句瞬间融化了她,然后让她日夜期盼,却盼到无望的话。虽然日后明白了自己这样去爱一个人有多傻,但付出去的已经收不回来。积累了多少话想要说,却始终没有机会,而此时此刻有的,完全是绝望。

在那一瞬间,她强装镇定不知从哪里憋出一句毫无准备的话:“有一句你不喜欢听的话我想要跟你说。。。我觉得你这个人蛮自私的”。说过后,自己都觉得诧异。

只是当时,这却是她的真心话。抑或所有的一切都缘于他不懂得女人?

她从不忍心说他一句不好,自始至终都想着如何让他最大程度地享受她所能给与他的爱和温存,总是怕他因为猜疑自己对他的真心而会有哪怕一分钟的难过。也许这话让他觉得意外,也或许他真的想要听她到底还会说什么?在电话的那一头,他静静地听她说了片刻。

“那就别再说了吧,我要挂电话了。”她的诉说还是很快被他打断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更不知道说的那些还有什么意义,又能挽回什么。但她还是控制不住想说点什么给他听,仅仅希望在电话上能多停留片刻,好多感觉一下他的存在。可她还来不及给正在说的一句话画上一个逗号,他就毫不犹豫更是毫不怜惜地挂掉了。

他真的没有让她继续。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他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手里拿着电话,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双目无神,欲哭无泪不知望在何处。使劲地要想清楚点什么,脑袋却似乎被冻结,思绪无法延伸。

来得太迟的爱情,大概还不如不要来。已经是和自己无关的人了,为什么还要紧挨着不肯走,贪恋这最后的时刻?这样的念头,下意识地在她脑海里快速闪现了一下。

她,要得越来越少。曾经想要他的安慰他的爱,最后只求做个朋友偶尔问候一下,彼此大哥小妹相称,只要不要永远从彼此的生命当中消失就好。不曾想到头来却还是等到了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她能推断得出他如此绝情背后的原因。而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在他这次电话之前,她已经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可以让他根本不必打这通电话的决定。可他,却无法知道自己的想法。她多希望他了解自己的心思,那样的话,自己也不会犹如情知必死的重囚一样,在这一刻等着将死的终审。

既成的事无法改变,日子还得过下去。因为今天的事而让自己萎靡不振,是她最最不愿看到,也是最不应该看到的。她不要那么脆弱,她相信自己能够很坚强。

时间是最好的药物,它能洗刷一切,过些日子,就会自行痊愈,了无痕迹。她如此一遍遍告诉自己。虽然这样想的时候多少有些自欺欺人的感觉。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随意转发此文,谢谢!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

Email to a Friend (发邮件给朋友)

Email this entry to (email这篇文章给):


Your email address( 你的邮件地址):


Message (optional) [内容(可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