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uanchen.com

YuquanChen.com

« 暧昧(小小说) | 走心诗文 (Poems & Proses)

红颜知己

November 20, 2020 8:02:20 PM EST | 走心诗文 (Poems & Proses) | Email to Friend(发邮件给朋友)

作者:水晶电池

咖啡厅里是一排灯光昏暗的小隔间。狭小的双人火车座和一盏蜡烛亮度的红灯,鬼鬼祟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那里,更不知道为什么她还同意了,可能是我们的校风鼓励好奇心吧。我拿出一包烟,更符合这里的气氛,跟电影里的女特务抽烟是一个道理。她抽的,跟女特务一样好看。

说约会,有点勉强,应该是英文Dating的意思。谈的,与这个场合完全无关。两个有智商没见识的大学生,只能谈谈诗和远方。如同情报都是在隐秘的地方泄露的,我们在盘完道(诗歌和远方)后,就把自己的缺点都暴露给对方,这决定了我们之间的真诚。于是,我们开始不频繁的约会。难得每次都约成功。不仅因为缘分,更因为我不追求她。

不追求不是因为眼光高,而是因为更喜欢聊天,更喜欢花儿长在花园里,而不是花瓶里。若即若离比拥有更可贵。女人好找,暧昧难寻。

在男女7:1的大学里,一个漂亮女生,一定有很多人追求,答应和不答应都会伤人心,除非那个女生愿意从一而终。可在7:1里从一而终,不仅漂亮女生难,她的男友也难。如同在饥民群中保护好一只馒头,如同在贼城里保护好自己的钱包。

她不难,因为她喜欢被人追求,体验爱情如同看电影。哪个大学,没有几个几十个这样的害人精呢,没有几十几百个伤心的师兄呢?但害人精也需要不带荷尔蒙味道的轻松。不追求,所以有约会,无为而治。

“我喜欢当中心人物,喜欢看见别人因为我而快乐。”她很真诚。
“我不能不让别人追求。我可以不爱他,但不能不让他爱我啊。”她耸耸肩,无辜、无耻、无忧无虑。
“我又要分手了。我挺愧疚的。”她尽量地悲伤,她喜欢这样的悲伤,如同喜欢咖啡的苦。
“他对我真的挺好。可我无法勉强自己。都不喜欢了,还假装,那才残忍呢。” 她点燃一支烟,并不抽,只看,如同看一面镜子。

我认真地倾听着那些含着炫耀的检讨和带着欢喜的烦恼。如同欣赏一朵正当花期的鲜花,比如:玫瑰、牡丹和郁金香。我是她最好的观众、闺蜜和牧师。

有段时间,我们有了些感觉。说话暧昧了,也不那么真诚了。可惜总有追求者的打扰。她笑靥如花地看着那些荷尔蒙们,如同帆看着风;如同玩火者看着木柴。我怀疑那段时间的波涛就是她故意让给我看的。

我更加的超脱,笑容可掬地看着她每天都更换着配角的演出,被配角们不屑、怀疑、嫉妒、愤怒的目光扫射……
“你这人,有时候挺没劲的”。

毕业以后,再也没见。只在一次梦中,依稀那间暧昧的小包间里,她眼神温柔,问:“你,为什么不追求我?”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

Email to a Friend (发邮件给朋友)

Email this entry to (email这篇文章给):


Your email address( 你的邮件地址):


Message (optional) [内容(可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