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uanchen.com

YuquanChen.com

« December 2012 | Main | February 2013 »

嫩皮嫩肉

January 31, 2013 EST | Growing Story (成长故事)

2010年7月,女儿11岁 有一天去了 Canobie Lake Park。好多人哦,每个成人的ride都要排很长的队 排队的时候,女儿闲得没事干,抓着我的胳膊摸来摸去 我说:“你摸乎啥呀?” 女儿一边继续摸一边慢条斯理地用比较生硬的中文说:“你的皮肤很嫩” 嘿嘿,这话爱听 紧接着又问:“Is it supposed to be a compliment?" 我说:“当然啦!” 女儿:“哦”,然后继续饶有兴味地感觉我的嫩... [More...]

一针见血的人生警句

January 29, 2013 EST | Words of Wisdom (至理名言)

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阵子 想完全了解一个男人,最好别做他的恋人,而做他的朋友 朋友就是把你看透了,还能喜欢你的人 越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反而记得越清楚 不是每句 “ 对不起 ” ,都能换来 “ 没关系 ” 世界上只有想不通的人,没有走不通的路 走得最急的是最美的景色,伤得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一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指点;一个人有多成功,要看他有谁相伴 就算不快乐也不要皱眉,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会爱上你的笑容 喜欢一个人,就是在一起很开心;爱一个人,就是即使不开心,也想在一起 美丽让男人停下,智慧让男人留下... [More...]

初中学发报

January 24, 2013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生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视,玩具很少,更没有什么internet和普天下的人交流。可能正因如此,任何有意思的事一旦放在我面前,我都毫不犹豫地要去学,绝对不会放过。 我的初中是在兰州东郊学校上的(我是小学五年级转到那个学校的)。好像是在初二的时候,学校给学生机会学发报,任何有兴趣的同学都可以参加。当然,最后肯定还是一些自认为学习好,比较聪明的学生报名了,我也参加了。那时候正值冬假,也只有放假的时候,学习这些课堂以外的东西才成为可能。 记得大约有20几个学生一起学,每天都去,大概只有上午。是一个戴眼镜的比较瘦的男老师教我们(姓什么忘记了)。学校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一台发报机,不然没法学。拿了这台发报机后,我异常兴奋,赶紧让母亲带着我去照相管里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拍的时候还没学呢,所以握着发报机的手都不是很对。幸亏当时决定拍了这张照片,不然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来,那可就太遗憾了。... [More...]

骑猪和杀猪的故事

January 12, 2013 EST | Treasured Memories

我小的时候胆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喜欢逞能,总爱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最近回忆起许多童年往事,想要细水长流地记录下来。这些天想到了不少,今天总算能静下心来记录一段我和猪的趣事。 大约在我4岁左右不到5岁那个年头,正逢全中国都在搞防空演习,然后就是疏散。我们被安排到甘肃靖远的一个住处。那时候因为年纪小,不知道为什么要疏散,反正跟着大人,什么都觉得好玩儿,所以疏散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要疏散,记得好像家里养的鸡,除了一个“帽帽鸡”(一种头上有有一小撮蓬松羽毛的母鸡),其它的都被迫杀掉了。... [More...]